克罗斯:和拜仁续约10分钟后就后悔了 赛后我喜欢回家睡一觉

北京时间12月30日讯 今年6月,克罗斯的个人纪录片正式上映。近日,《马卡报》讲述了纪录片里的一些片段,带我们了解了克罗斯的一些‘小秘密’。

自己清洗球鞋

在纪录片的开头,克罗斯在皇马训练中心清洗着自己的球鞋,这一幕对于一名球员来讲似乎有点奇怪,尤其是他还拍摄着自己的纪录片。但就像俱乐部队友贝尔说的那样,克罗斯是唯一一位会自己清洗球鞋的球员:“他有两三双一样的白色球鞋,我们觉得,他不相信其他人(工作人员)可以保养好他的鞋子,所以他总会亲自清洁球鞋,让它们处于完美的状态。”

克罗斯则表示:“想必大家都会觉得我疯了,但对我来说,低下头来能看见那些白色球鞋是很重要的,不知道这是不是出于心理原因,但为了比赛,我需要穿干净的球鞋。如果不能这样的话,我会感到不舒适。”

妻子:托尼是一个感性的人

克罗斯的妻子杰西谈道:“托尼是一个很感性的人,不过,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,有时候他会在自己周围会筑起一道墙,不让别人轻而易举就了解自己。当我把他介绍给我的朋友时,我总会让他表现得有亲和力一点,因为有时候他的举止看起来有点小奇怪。他看上去或许对周围的事情都不感兴趣,也不大喜欢和别人聊天。但事实是,他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敞开心扉。”

“我们在马德里住了5年了,但还没有去过市区,我们不是那种很享受大都市生活的人。我们更喜欢像老年夫妻一样待在家里。其实在一开始,和托尼出去还是有可能的,但从2014年之后就有点不现实了。”

克罗斯本人也表示:“我喜欢待在家里,在比赛结束之后,我总是会快速回到家里,睡上一觉,这会让我充满能量。一回到家,我会忘记比赛结果,不用想我们是赢了还是输了。在家里,我只是一个丈夫和父亲,我只需要履行这一责任。”

和妻子的相遇

克罗斯的妻子杰西谈道:“当时,托尼18岁,我20岁,我们在富埃特文图拉岛(Fuerteventura,西班牙加纳利群岛主岛之一)相遇。我不能说他给我的感觉是一见钟情的,但他是一个很棒的人。不久后我们在德国成为了情侣。”

克罗斯表示:“当杰西来到我生命里时,一切都变得更有意义了——因为我有了比足球更重要的东西。要说我们从没有吵过架,那我肯定是在撒谎,但我从来都不用在沙发上睡觉,我们总是很快就能和好。”

祖父母的建议:不喜欢他的纹身

克罗斯还谈到了爷爷给自己的比赛建议,爷爷是皇马的忠实球迷,他从不会错过白衣军团的每场比赛,他总会给托尼一些建议:“上半场不要跑得太拼命,你需要为下半场储存体力。” 他还表示:“很多时候我看到门将躺在地上(扑球), 而球员们的射门本应该打高一点,这时我会告诉他把球踢得更高一些。”

克罗斯的奶奶则谈到了他的安静:“托尼很安静,这一点遗传了他的父亲而不是我,他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情。话说回来,拥有这样出色的技术,他又会紧张什么呢?不过,我一点也不喜欢他胳膊上的纹身,尽管他也知道这一点。”

私人理疗师:他从未紧张过

詹姆-贝尼托(Jaime Benito)是克罗斯的私人理疗师,在皇马也工作了很久,他在一次和克罗斯的谈话中说道:“你从没有紧张过,我看到你上场前还在和杰西通电话,然后把电话放回包里就上场了,在中场休息时,你又会拿起手机回复信息,说一些诸如‘我回去时会买点西红柿’之类的家常,然后又回到场上。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如此冷静的头脑的。”

和拜仁续约后后悔了

在纪录片里,我们会看到克罗斯在拜仁似乎不是那么开心,或者,至少没有在皇马那样开心。关于克罗斯在拜仁的经历,他的妻子谈道:“我认为托尼从来没有真正地融入那里,从一开始就是这样。但他在勒沃库森时非常开心,他都不想回拜仁了,只不过因为租借到期他必须归队。”

2010年克罗斯和拜仁完成了续约,克罗斯对此谈道:“最后我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——为自己在拜仁争取一个位置,我回到拜仁并且续了约。当时我在鲁梅尼格的办公室签下合约,签完10分钟后我就后悔了,我不觉得在这家俱乐部我会很开心。”

克罗斯在2014年加盟了皇马,拜仁主席赫内斯谈道:“当时我们已经给他提出了最好的条件,并告诉他’你要么接受,要么走人’,一秒后他就告诉我‘我要走’。我感到非常震惊,但我喜欢他这样很有原则的人。”

后来克罗斯的经纪人对此表示:“如果克罗斯不能在拜仁拿到顶级薪资水平,我们是不能接受合约的。”

与皇马续约:妻子感到很开心

今年五月,克罗斯与皇马续约至2023年,对此这名德国球星谈道:“我的太太感到很满意,这对于俱乐部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不是嘛?”

皇马CEO安赫尔-桑切斯也表示:“是的,这很好,如果他的家人都不满意的话,事情也不会很顺利。我们对克罗斯续约很开心,我们队内的德国球员总是很出色,比如布莱特纳、内策尔以及斯蒂利克等等,但最重要的球员是托尼。”

更衣室里的“冰人(Iceman)

经纪人斯特鲁特透露,在皇马更衣室里,大家都把克罗斯叫做“冰人(Iceman)”,而队长拉莫斯则表示,尽管克罗斯有时看起来和大家有点距离,但他从第一天起就完美地融入了这家俱乐部,他谈道:“总会有很多外籍球员加入俱乐部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自己(西班牙球员)称为外国球员的‘背景板’,但托尼让我们很惊讶,因为他在我们西班牙人圈子里融入得很好。”

父亲兼教练的罗兰(Roland)

克罗斯小时候曾在汉莎罗斯托克青年队训练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克罗斯的父亲罗兰都担当了儿子教练的角色,克罗斯谈道:“我的爸爸一半的时间是父亲,一半的时间是一名教练。很自然地,有些东西好像失落了——如果父亲作为教练来训练你,他就会像对待别人一样对待你,甚至会更严格。我当时不会提出异议,因为我感觉这是一件好事,不过现在回想这段经历,我认为这对我们的父子关系有一点影响。”

随着时光流逝,克罗斯的父亲也表示很多东西发生了变化:“在他还是小孩子时,每当比赛结束后,我们都会分析比赛。但现在回顾往事,我想我当时可能不会那样做,我会让孩子们感到更自由,无论是赢得比赛还是输球,让他们都能够享受足球。”

克罗斯的母亲则回忆了儿子16岁时离开家时自己的感受:“那对我来说很难接受,我流过很多次眼泪,一开始的时候,我每天都会摆好四个人的餐具,尽管托尼已经离开家了。他16岁的时候就离开家去拜仁踢球了,当时我一度觉得我的孩子再也不会回来了,我真的是这样想的…”

好友罗比-威廉姆斯的小心愿

克罗斯的纪录片里还讲述了他和英国著名歌手罗比-威廉姆斯之间的友谊,威廉姆斯表示自己是一名球迷,同时也是克罗斯的人迷和曼联球迷,作为魔迷的他向好友发出了一个请求:“在皇马你已经得到了一切的荣誉,所以,拜托你——为曼联踢球吧!”

威廉姆斯谈道:“我认为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联赛——英超,所以我一直对一件事‘耿耿于怀’(大笑)——皇马让我感觉自己很渺小,而足球是我的信仰,我不希望别人家的神比我的神更大。”

未参加世界杯夺冠的合影

或许这是最能体现克罗斯个性的场景吧,因为很多人都会觉得他好像来自火星——2014年巴西世界杯,德国战胜阿根廷获得冠军后,从球场到更衣室,一路都能感受到德国队胜利的欢喜,德国总理默克尔来到了更衣室问候队员们,并与大家合影,但最后的照片里没有克罗斯的身影,他去哪里了呢?

据透露,克罗斯当时在更衣室的长凳边脱球鞋,他后来表示:“虽然我没和大家一起拍照,但幕后的我和照片上的每个人一样兴奋不已,但我不是那种喜欢表现的人,我不会因为照片里没有我感到遗憾,我也不需要处在庆祝的中心。”

克罗斯的一名代理人麦克斯-盖斯(Max Geis)则讲述了另一件小趣事——2014年圣诞节,他想送给克罗斯一个相框,里面是克罗斯与大力神杯的合影,但他怎么也找不到这样一张照片,他表示:“一张都没有,无论在场上,还是在更衣室里,我都没找到托尼和奖杯的合影!”

(秋田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ontystore.com